说面对全球经济危机,说面对全球经济危机

这次当代艺术品崩盘之后,我相信大多数艺术家都会明白,指望一画发财成名应该比出门捡到大票夹更难。除了认真创作,刻苦努力外,没有任何捷径好走。如此,我们将会在市场上看到越来越多的好作品。

7.29股市暴跌时,一些朋友打电话来问我准备如何操作。我告诉他们:“机会快来了吧!”在全球主流经济学家对未来通胀的普遍担忧情绪中,经济的拐点正在出现。

上述这些变化,如今已悄悄地发生着,索罗斯对这种现象早有解释:“当一切看起来都很好时,盛衰序列的变更实际已经开始了。”

鸣呼!这就是美林、摩根培养出来的经济学家。怪不得英国女王伊莉沙白老太太对他们也颇有微辞,她老人家八十多岁了,这次资产也惨遭缩水。所以她发问了:“我们不是有好多号称世界上最聪明的经济学家吗,怎么他们没有一个人预测到此次危机?”在女王问话几个月后,终于有31位自认为是最聪明的经济学家上个月联名给女王写信说明情况了。据说他们解释了很多原因,但归纳起来大致是一句话:“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危机太狡猾。”为了避免今后再犯大错,咱今天先把通胀给你预测出来,以后万一通胀老儿打上门了,别怪俺们没尽到责任!

对一个将行画和原创画放在一起销售的画廊,人们凭什么去相信它的原创画是有价值的艺术品呢?总之,现在整个艺术品市场弥漫着浓重的悲观无奈的情绪。但是,如果你用索罗斯的盛衰转换理论去分析,你会发现这似乎只是上一个盛衰过程的结束,而下一个盛衰过程已经在这种沉寂中消然开始了。正如现今的全球股市正是在经济学家的一片唱衰声中悄然步入了牛市轨道,艺术品市场的复苏也开始了!

提要:正如现今的全球股市正是在经济学家的一片唱衰声中悄然步入了牛市轨道,艺术品市场的复苏也开始了!

同样,自2008年底中国的当代艺术品市场崩盘后,整个艺术品市场突然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就像上海股市突然跌到1,643点时的情景一样,几乎所有的参与者都被打傻了,打懵了。无论是画家、画商、画廊,还是拍卖机构,投资者等,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卖什么,该买什么了,几乎同时失语了。上海有不少有规模、有历史的画廊现在甚至卖起装饰画、工艺画了,这就是被吓傻了的直接证据。

经济学家忧心忡忡地告诉你,现在美国的国债已是里根时代最高峰的几倍了,但他们忘记了现在美国的GDP也是里根时代的几倍;经济学家警告你:中国的股市泡沫已向2007年6千多点时看齐了,有很多股票的市盈率已超过2007年了,但他们没有看到至少还有一半的股票市值只有那时一半的水平,而现今中国的经济规模较2007年至少又增大了20%;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指出:现在各国为刺激经济拼命增加流动性的做法极有可能在几年后引发通胀,但他们没看到除了增加流动性,大力刺激经济恢复活力外,各国政府其实没有更好的选择。这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这就是用哲学去分析经济而非用数学去分析经济的结果。道理很简单,人在腹泻到了里急后重的程度时,先把“泻”停住封住是当务之急,至于药物是否有伤肝肾,那只能暂且放在一边。因为在哲学家眼中,世界上有利无害的事是不存在的,无非是哪个利大一些,哪个害大一些而已!经济学家追求的那种理想的经济状态实际是不存在的。政治家和经济学家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紧要关头,政治家都会用哲学的思维去分清轻重缓急,而决不会仅凭数据分析做决断,这就是为什么越到紧要关头经济学家往往越找不到方向的结症所在。

至于经济学家们异口同声地担心的未来的通胀,等它老人家来敲门时再应付也来得及。此次金融风暴汹汹而来破门而入,咱不是也挺过来了吗?凭什么还怕二、三年后先敲门再进来的通胀老儿呢!去年十月金融风暴惊涛汹涌而来之时,俺看电视时听到央行一位副行长讲话,说面对全球经济危机,既要防通缩,也要防通胀。

危机之中潜伏机会

过去,人们习惯于参照拍卖纪录选择投资。现在,随着许多拍卖纪录像被刺破了的猪尿泡球一般迅速干瘪收缩,人们总算明白了,所谓“拍卖纪录”,大多只是艺术品大忽悠们手中变戏法的纸牌!他们开始懂得一个最基本的道理:

如此一来,从现在往后看投资挣钱的好时光要来了。当政府的决心和经济学家的认知之间出现了太多的不一致时,市场不确定性的波动就出现了,这正是索罗斯认为的“赚钱的机会”。索罗斯从不把经济学家当回事儿,他认为那些科班出身的经济学家大多只会用数学方法解释经济现象,而这是远远不够的。老索认为:经济现象首先是人类参与活动的一种社会现象,因此它首先是社会学和哲学问题。在这种复杂的认知过程中,人类的信心和从众情绪必定会对经济活动产生影响,过去的数据对今天并没有太大的指导意义。

经济学家忧心忡忡地告诉你,现在美国的国债已是里根时代最高峰的几倍了,但他们忘记了现在美国的GDP也是里根时代的几倍;经济学家警告你:中国的股市泡沫已向2007年6千多点时看齐了,有很多股票的市盈率已超过2007年了,但他们没有看到至少还有一半的股票市值只有那时一半的水平,而现今中国的经济规模较2007年至少又增大了20%;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指出:现在各国为刺激经济拼命增加流动性的做法极有可能在几年后引发通胀,但他们没看到除了增加流动性,大力刺激经济恢复活力外,各国政府其实没有更好的选择。

全球经济危机爆发以来,各国政府都把止住经济下滑,促使经济回升当作第一要务,但在这个舞台上唱主角的实际上只有中美两国。当全球经济刚刚快要结束自由落体下降速度时,中国作为一个对全球经济影响举足重轻的负责任的大国,显然不可能冒冒失失地为可能还要在二、三年后才出现的通胀现在就自说自话的去踩刹车。因为只要中国这一脚下去,大半个世界又会重新陷入急速下降中。这是任何一个脑子没有进水的人都能看清楚的问题。因此,所谓政府将很快收紧银根重拾调控政策的猜测显然是没有任何依据的。

其二,虚火灭了以后,有助于我们的艺术家头脑也冷静下来。凭心而论,咱中国的油画在国际上充其量也就是三流水平。我一直认为,在那些热心于当代艺术的艺术家中,除了极少数人外,大多都是试图在艺术之山寻找捷径的投机取巧者,而前几年当代艺术品市场的疯狂,则更刺激了这种投机之风。

至于经济学家们异口同声地担心的未来的通胀,等它老人家来敲门时再应付也来得及。此次金融风暴汹汹而来破门而入,咱不是也挺过来了吗?凭什么还怕二、三年后先敲门再进来的通胀老儿呢!去年十月金融风暴惊涛汹涌而来之时,俺看电视时听到央行一位副行长讲话,说面对全球经济危机,既要防通缩,也要防通胀。老汉我想了一宿,直想得两眼翻白也没想明白,这“既要、又要”该如何操作。第二天俺告诉公司员工,尔等今后腹泻去医院看病,记着让医生开药时既要开止泻药,也要开通便药。上午服“泻停封”,下午服“流得滑”,如此可保身体平衡协调。

首先,由于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雪崩式的崩盘,它实际已将整个艺术品价格大幅拉了下来,这将使很多作品开始具备投资价值了。这几年整个中国艺术品市场虚火太旺,百分之九十多的作品价格打三折都不值!这场雪崩式的崩盘来的正是时候,原先的那些虚火至少已被它浇灭了七八分。如同股市一般,现在有不少作品的价格已跌到可以放心投资的价位了,这是市场之手正在为我们拂去泡沫,创造真正的投资机会。

同样,自去年底中国的当代艺术品市场崩盘后,整个艺术品市场突然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就像上海股市突然跌到1643点时的情景一样,几乎所有的参与者都被打傻了,打懵了。无论是画家、画商、画廊,还是拍卖机构,投资者等,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卖什么,该买什么了,几乎同时失语了。上海有不少有规模、有历史的画廊现在甚至卖起装饰画、工艺画了,这就是被吓傻了的直接证据。对一个将行画和原创画放在一起销售的画廊,人们凭什么去相信它的原创画是有价值的艺术品呢?总之,现在整个艺术品市场弥漫着浓重的悲观无奈的情绪。但是,如果你用索罗斯的盛衰转换理论去分析,你会发现这似乎只是上一个盛衰过程的结束,而下一个盛衰过程已经在这种沉寂中消然开始了。正如现今的全球股市正是在经济学家的一片唱衰声中悄然步入了牛市轨道,艺术品市场的复苏也开始了!

全球经济危机爆发以来,各国政府都把止住经济下滑,促使经济回升当作第一要务,但在这个舞台上唱主角的实际上只有中美两国。当全球经济刚刚快要结束自由落体下降速度时,中国作为一个对全球经济影响举足重轻的负责任的大国,显然不可能冒冒失失地为可能还要在二、三年后才出现的通胀现在就自说自话的去踩刹车。因为只要中国这一脚下去,大半个世界又会重新陷入急速下降中。这是任何一个脑子没有进水的人都能看清楚的问题。因此,所谓政府将很快收紧银根重拾调控政策的猜测显然是没有任何依据的。

我是相信老索的,不知尔等信否?

其三,借助这种崩盘式的几近推倒重来的方式,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在不经意间开始洗牌重组,前些年已成定式的投资交易方式将被废弃,一切都将重回市场。而这一点恰恰是诸多画廊画商们没有看到的!经此重创,绝大多数投资者今后将会更加谨慎理性,这实际更有利于艺术品投资市场健康平稳发展。

其三,借助这种崩盘式的几近推倒重来的方式,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在不经意间开始洗牌重组,前些年已成定式的投资交易方式将被废弃,一切都将重回市场。而这一点恰恰是诸多画廊画商们没有看到的!经此重创,绝大多数投资者今后将会更加谨慎理性,这实际更有利于艺术品投资市场健康平稳发展。过去,人们习惯于参照拍卖纪录选择投资。现在,随着许多拍卖纪录像被刺破了的猪尿泡球一般迅速干瘪收缩,人们总算明白了,所谓“拍卖纪录”,大多只是艺术品大忽悠们手中变戏法的纸牌!他们开始懂得一个最基本的道理:离开了合理的价格根本不存在什么专门适合投资的艺术品,就像离开了合理的价格根本不存在什么专门适合投资的股票一般。是骡子是马,大家都得在市场上滚一滚。而这个“合理的价格”正是在市场上“滚”出来的!如果中国的艺术品消费市场不能为它们提供一个“滚一滚”的机会,中国的艺术品投资永远存在被忽悠的风险。而这个机会,正是被这次经济危机创造出来的!

自2008年底中国的当代艺术品市场崩盘后,整个艺术品市场突然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但是,如果用索罗斯的盛衰转换理论去分析就会发现,下一个盛衰过程已经在这种沉寂中消然开始了,艺术品市场的复苏开始了!

首先,由于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雪崩式的崩盘,它实际已将整个艺术品价格大幅拉了下来,这将使很多作品开始具备投资价值了。这几年整个中国艺术品市场虚火太旺,百分之九十多的作品价格打三折都不值!这场雪崩式的崩盘来的正是时候,原先的那些虚火至少已被它浇灭了七八分。如同股市一般,现在有不少作品的价格已跌到可以放心投资的价位了,这是市场之手正在为我们拂去泡沫,创造真正的投资机会。

道理很简单,人在腹泻到了里急后重的程度时,先把“泻”停住封住是当务之急,至于药物是否有伤肝肾,那只能暂且放在一边。因为在哲学家眼中,世界上有利无害的事是不存在的,无非是哪个利大一些,哪个害大一些而已!经济学家追求的那种理想的经济状态实际是不存在的。政治家和经济学家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紧要关头,政治家都会用哲学的思维去分清轻重缓急,而决不会仅凭数据分析做决断,这就是为什么越到紧要关头经济学家往往越找不到方向的结症所在。

洗牌之后重新排序

7.29股市暴跌时,一些朋友打电话来问我准备如何操作。我告诉他们:“机会快来了吧!”在全球主流经济学家对未来通胀的普遍担忧情绪中,经济的拐点正在出现。

其二,虚火灭了以后,有助于我们的艺术家头脑也冷静下来。凭心而论,咱中国的油画在国际上充其量也就是三流水平。我一直认为,在那些热心于当代艺术的艺术家中,除了极少数人外,大多都是试图在艺术之山寻找捷径的投机取巧者,而前几年当代艺术品市场的疯狂,则更刺激了这种投机之风。这次当代艺术品崩盘之后,我相信大多数艺术家都会明白,指望一画发财成名应该比出门捡到大票夹更难。除了认真创作,刻苦努力外,没有任何捷径好走。如此,我们将会在市场上看到越来越多的好作品。

离开了合理的价格根本不存在什么专门适合投资的艺术品,就像离开了合理的价格根本不存在什么专门适合投资的股票一般。是骡子是马,大家都得在市场上滚一滚。而这个“合理的价格”正是在市场上“滚”出来的!如果中国的艺术品消费市场不能为它们提供一个“滚一滚”的机会,中国的艺术品投资永远存在被忽悠的风险。而这个机会,正是被这次经济危机创造出来的!

上述这些变化,如今已悄悄地发生着,索罗斯对这种现象早有解释:“当一切看起来都很好(或不好)时,盛衰序列的变更实际已经开始了。”

我是相信老索的,不知尔等信否?

老汉我想了一宿,直想得两眼翻白也没想明白,这“既要、又要”该如何操作。第二天俺告诉公司员工,尔等今后腹泻去医院看病,记着让医生开药时既要开止泻药,也要开通便药。上午服“泻停封”,下午服“流得滑”,如此可保身体平衡协调。

据理财周刊9月9日报道,正如现今的全球股市正是在经济学家的一片唱衰声中悄然步入了牛市轨道,艺术品市场的复苏也开始了!

鸣呼!这就是美林、摩根培养出来的经济学家。怪不得英国女王伊莉沙白老太太对他们也颇有微辞,她老人家八十多岁了,这次资产也惨遭缩水。所以她发问了:“我们不是有好多号称世界上最聪明的经济学家吗,怎么他们没有一个人预测到此次危机?”在女王问话几个月后,终于有31位自认为是最聪明的经济学家上个月联名给女王写信说明情况了。据说他们解释了很多原因,但归纳起来大致是一句话:“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危机太狡猾。”为了避免今后再犯大错,咱今天先把通胀给你预测出来,以后万一通胀老儿打上门了,别怪俺们没尽到责任!

这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这就是用哲学去分析经济而非用数学去分析经济的结果。

如此一来,从现在往后看投资挣钱的好时光要来了。当政府的决心和经济学家的认知之间出现了太多的不一致时,市场不确定性的波动就出现了,这正是索罗斯认为的“赚钱的机会”。索罗斯从不把经济学家当回事儿,他认为那些科班出身的经济学家大多只会用数学方法解释经济现象,而这是远远不够的。老索认为:经济现象首先是人类参与活动的一种社会现象,因此它首先是社会学和哲学问题。在这种复杂的认知过程中,人类的信心和从众情绪必定会对经济活动产生影响,过去的数据对今天并没有太大的指导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