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itton合营的首先位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美术师,周铁海是首先个和国际品牌LV同盟的华夏美术师

元旦前夕,美国当代最知名的波普艺术家Jeff
Koons接受钟表品牌Ikepod的邀请,设计并推出了“Cannonballs”Horizon
HHTJK腕表。这款限量发售10款的手表,每块售价高达51,833美元。与此同时,着名建筑设计师Frank
Gehry也正忙于Louis Vuitton的创意基金会设计项目。这个主题为“Foundation
Louis Vuitton:建筑概念”的创意空间,将于2011年与公众见面。

图片 1

而就在Jeff
Koons正在为Ikepod描绘设计草图的时候,中国知名当代艺术家卢昊与法拉利合作的599中国限量版艺术典藏跑车也大张旗鼓地上市了。这个系列中唯一一辆以哥窑开片陶瓷花纹作为外表皮设计的跑车,由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以1100万元高价落槌。这让人不禁想起另一位中国当代艺术家周铁海。作为与Louis
Vuitton合作的第一位中国艺术家,其设计的艺术橱窗及两幅名画——《我的作品要用路易威登的包来装》和《中国又来了一个顾磊克》在当时的艺术界和奢侈品界都引起了不小的争议;而卢昊的599“中国”限量系列跑车所获得的专业认可,却远不如它取得的商业成功那样客观。

从上海艾美酒店66楼的窗口看出去,能确切地感受到一种力量。仿佛来自地下不可阻挡的离心力,让数千幢高楼凸起在城市的地平线上。这股力量无所不在,在改变着城市地理的同时,它也在向艺术领域延伸。

Vuitton合营的首先位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美术师,周铁海是首先个和国际品牌LV同盟的华夏美术师。是双赢,还是“借人上位”?

7月19日下午,艾美酒店为两位中国艺术家加入它的LM100计划举行了发布仪式。在艾美文化策展人杰罗姆桑斯的挑选下,颜磊和陈文波成为LM100计划的新成员。颜磊为艾美酒店设计了一套新的系列房卡,这套房卡看起来就是他绘画作品的缩小版。而陈文波则是将他从前的作品为生活加冕中的概念,移植到了酒店入口处,作为酒店的抵达体验。

一边是崇尚自由的艺术家,另一边是成功的商业操手——在屡见不鲜的“奢侈品大牌+着名艺术家”合作模式背后,两者是否真的“合拍”?虽然强强联手让双方都在市场上取得了成功,但探其究竟,奢侈品牌和艺术,是谁踩着谁的肩膀上位?

艺术家杨福东在和PRADA合作拍摄广告片后,作品将有机会被全世界所有的PRADA拥趸们看到

以宋代哥窑开片瓷纹为设计灵感,将温润的冰玉色为漆底,上面精心绘制了深浅错落、含蓄幽雅的哥窑开片瓷纹图案——这辆独一无二的法拉利跑车,最终被一位来自上海的客户高价竞得。对于所得的设计费用,卢昊表示会捐献给中国的当代艺术机构。

爱马仕邀请丁乙设计的中国韵律系列丝巾

而面对“谁借谁上位”的质疑,这位曾经担任过2009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的艺术家则掐掉了手中的烟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我认为这更像是一场双赢。当时,法拉利的工作人员,希望我能在一个有效期限内提交三个备选设计方案。开片陶瓷的创意从我脑海中闪过以后,我便立刻认定了这套方案,不再做其他设计方案。没想到,法拉利的全球总裁立即同意了,并以最快的速度调配人员协助我开始后期工作。我和法拉利之间的合作,没有谁的本意是借助另一方‘抬高身价’。至于最后的拍卖价格,是市场决定的。只能说,那是我和法拉利取得了双赢的结果。”

周铁海是第一个和国际品牌LV合作的中国艺术家

过去曾被称为“中国真正意义上最纯粹的观念艺术家”的周铁海,在与LV的合作后也备受争议。他为LV创作《中国又来了一个顾磊克》,部分艺术评论人认为,这是一种艺术家向时尚,向商业低头的做法。对此,周铁海认为国际品牌与艺术家合作是中国艺术界的“利好”消息。这些都意味着在全球商品生产的产业链中,中国从“中国制造”,开始进入创意的前端。

艺术是一种装饰

图片 2艺术家周铁海

LM100计划是艾美酒店的一个创意社团,它宣称将致力于吸纳具有创新精神的文化精英。它的创立者正是杰罗姆桑斯。杰罗姆桑斯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著名的北京尤仑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在艾美这样的商业品牌和艺术家之间,通过杰罗姆桑斯这个媒介,已经有23位国内外艺术家先后成为LM100计划的成员。无论语言的表述如何,在本质上,这个组织更像是艾美酒店品牌策略的一个工具。正如艾美的全球品牌总裁伊娃齐格勒所说,她并不希望自己的酒店成为一个纯粹的艺术酒店,因为艺术酒店的生意并不好。对艾美来说,艺术是一种装饰。

这已经成为一种潮流。在过去的几年中,各个领域的国际品牌都开始向中国艺术家频频放电,这些艺术家也大多心领神会举杯上前。爱马仕邀请上海艺术家丁乙为他们设计了名为中国韵律系列的丝巾,因为他们对丁乙几十年如一日的抽象创作一见倾心。法拉利邀请北京艺术家卢昊设计了限量版的跑车,那辆以哥窑开片陶瓷花纹作为外表皮设计的跑车,最终拍出了1100万元的高价。周铁海更是第一个和国际品牌LV合作的中国艺术家,在他为LV专卖店特别设计的橱窗中,他早期的两幅油画《我的作品要用路易威登的包来装》和《中国又来了一个顾磊克》陈列其中。就连洋酒品牌马爹利,也为中国艺术家专门设立了年度人物评选的奖项。

商业品牌为什么热衷于寻找艺术家合作,而不是电影明星或者其他领域的精英?这个答案也许就在弗罗里达关于创意阶层的论述中。伊娃齐格勒认为,正在兴起的创意阶层确乎存在。对这个阶层来说,当代艺术是又酷又High的。既然社会潮流如此,那么品牌就应该采取与之对应的策略。就像爱马仕寻找丁乙设计丝巾一样,在这场品牌和艺术家合作的背后,是爱马仕在中国扩展的雄心。据悉,爱马仕计划每年在中国大陆开设3到4家新店。中国艺术家的加盟,让他们在本土市场具有了先期的影响力。

艺术是一项赚钱的行当

这并不是中国艺术界所特有的现象。在世界范围内,时尚工业和艺术界的关系,早已经不是用暧昧可以形容的。以与奢侈品牌合作而著称的日本艺术家村上隆,在他的《艺术创业论》中写过,艺术是一项赚钱的行当,作为艺术家不仅要投入成本,还得懂得宣传的策略。和奢侈品牌合作,就属于这个策略的范畴。杰罗姆桑斯举了杨福东的例子作为佐证,杨福东这样一位拍摄小众影像作品的艺术家,在和PRADA合作拍摄了广告片之后,他的作品将有机会被全世界所有的PRADA拥趸们看到。对于杨福东来说,这当然是一件好事情。但这样的合作对于艺术家并非没有风险。以批判精神起家的当代艺术家,在面对强大的商业品牌时,如何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其中的尺度因人而异。

陈文波表示,包括这次和艾美的合作在内,他都有一个底线,那就是绝不会做订单,不会按照品牌的意志去专门创作作品。基于这样的底线,他先后拒绝过多次品牌合作的请求。但LV除外,此前陈文波有一件作品《lucky》,画的是骰子,被LV买去放在了其澳门旗舰店中。先有作品再有合作。陈文波这么概括他先后和这些品牌合作的经历。他坦率地说,其实和品牌的合作并不会直接赚到多少钱,因为那些作品早就卖掉了。之所以同意合作,是为了扩大自己作品的影响力,改造这个时代庸俗的趣味。和商业品牌这种共谋关系中,陈文波看重的是这一点。

陈文波是一个对商业文明高度敏感的艺术家,他有不少作品与此有关。正如这一类作品所表达的那样,我们生活在一个复杂的时代里,每个人都身在资本潮流的裹挟之下,艺术家也是如此。事实证明,高道德标准的时代,往往是道德崩溃的时代。所以没有任何人有任何理由要求艺术家拒绝机遇、拒绝财富。

但是,商业品牌驯服当代艺术家的担心并不会就此消除。在艺术史上地位高如安迪沃霍,在和品牌合作的过程中都饱受批评。因为艺术创作再怎么神奇,终究无法改变商品的属性。卢昊为法拉利跑车贴出瓷片的表面,但它还是法拉利,而艺术的本体丧失了,变成了商品的附庸。艺术批评家杜曦云认为,奢侈品牌对当代艺术的赞助,如果基于商业目的强行让艺术家修改作品,让艺术作品完全为他们的品牌服务,那么这里面的问题非常严重。如果当代艺术变成了一个装饰奢侈品牌的工具,当代艺术就成为了伪当代艺术,仅仅具有一些当代艺术的形态。

编辑: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