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30年来中国当代艺术的首度整体呈现,发现近九成当代艺术作品是对中国人、中国社会的思考和情绪表达

“这是当代艺术展吗?”在刚刚于民生现代美术馆开幕的“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绘画篇”展览上,当看到曾轰动一时的靳尚谊、罗中立、杨飞云、艾轩等写实绘画艺术家的名作,与争议重重的张晓刚等“当代艺术F4”的作品放在一起展出时,不少观众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图片 1

这是中国当代艺术30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呈现,展览选取的80余位艺术家的100余组件作品,大多数价格都超过百万元,不少甚至已步入“千万元级阵营”。以目前的市场价格统计,本次大展展品总估价达数亿元。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作品没有一件出自民生美术馆自己的收藏,全部从中央美院美术馆、广东美术馆、画廊以及收藏家和艺术家本人处征集而来,许多作品是首次抵达上海,整个展览仅筹备就用了一年多时间。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何炬星告诉记者,他们花费如此大的财力和精力,是希望通过展览刷新中国当代艺术的概念,告诉人们过去通常认为中国当代艺术按西方标准创作且主要收藏都在国外的结论并不成立。

这是30年来中国当代艺术的首度整体呈现,发现近九成当代艺术作品是对中国人、中国社会的思考和情绪表达。《码头的台阶》 程丛林

九成表达的是中国情绪

近日,在上海诞生的民生现代美术馆标志着民生银行高调涉足艺术圈,同时,开馆展《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将全面回顾中国当代艺术30年,上百幅曾轰动一时或争议重重的名作云集上海,这是30年来中国当代艺术的首度整体呈现。

30年来,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散落各地,使人们只能通过画册、美术史书籍、印刷品、复制品、孤立作品等,来建立当代中国的图像观。一个最普遍的观点为:中国当代艺术是在西方人面前的耍猴行为。

从中国语境出发

对此,何炬星并不认同。他说,中国当代艺术的确借鉴了西方艺术语言,但通过回顾30年,发现近九成当代艺术作品是对中国人、中国社会的思考和情绪表达,描绘的完全是中国土地上发生的一个个情景。“当今中国任何一个行业都存在借用西方语言和工具的现象;重要的不在于借鉴什么语言,关键是看它所关注的是什么内容。中国当代艺术关注的是中国的社会环境、社会进步和内心感受,怎么能简单地说是对西方艺术的拷贝?”

近两年,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上被疯炒,其整体形象时常遭人诟病,理由多半针对中国当代艺术往往按西方标准创作,大肆描绘丑态、艳俗、恶搞。而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的这场开幕大展,却从学术高度,全面梳理了中国当代艺术的30年成就,回答了如何准确看待中国当代艺术的问题。

以本次大展为例,不管艺术家采用何种先锋艺术方式,他们都使得绘画成为参与社会变革的一股强劲的视觉力量。上世纪80年代初,罗中立的《苍天》反映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社会久旱逢甘霖的状态;“85新潮”时期,孟禄丁超现实主义风格的《在新时代——亚当夏娃的启示》,既是对西方超现实主义艺术语言学习的最知名之作,也是改革开放正在不断打破种种禁锢和陈年旧习的象征;1990年代,中国画坛学院现代派最知名作品之一、朝戈的《敏感者》,聚焦知识分子精神状态;2000年以来,青春残酷绘画领衔人物尹朝阳的《石头》,则用带有表现主义意味的笔触,隐喻地表现了青年与环境的紧张关系……揭开洋化的包装,这些作品无一例外都是中国的内核。

如展品中有80年代初期乡土写实派陈丹青
《西藏组画》、罗中立早期力作《苍天》、周春芽《藏族新一代》,同时期新古典主义靳尚谊
《青年女歌手像》、杨飞云《十九岁》,现代派钟鸣《他是他自己萨特》等。

“大白菜”的根还在中国

80年代中期美术新潮时期,孟禄丁、张群的《在新时代亚当夏娃的启示》,西南生命流绘画张晓刚《幽灵系列》《山的女儿》,理性绘画王广义
《黑色系列》、舒群《绝对原则1号》、耿建翌《理发3号1985年夏季的又一个光头》,现代艺术大展《不准掉头》原稿,余友涵、李山、丁乙、王川等抽象艺术家的早期代表作等。

在很多的人观念中,中国当代艺术品大多在西方藏家手上,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瑞士藏家乌力·希克。被称为“中国当代艺术品最大藏家”的他用10余年时间收藏了180多位中国艺术家的近2000件当代艺术品,几乎包含了绘画、雕塑、装置、影像、招贴、剪纸等当代艺术的各种类型,堪称一部“微缩的中国当代艺术史”。在瑞士中部那占据整整一个小岛的城堡式家中,他率领一个工作班子整理、研究所收藏的中国当代艺术品,并策划在世界巡回展示。

90年代之后,描绘知识分子紧张、敏感状态的朝戈《敏感者》,中国观念与超级写实主义石冲《欣慰中的年轻人》,玩世现实主义方力钧《1998.10.1》、岳敏君《公主》,曾梵志的成名作《协和医院三联画》、新生代刘小东出道时参加现代艺术大展的名画《休憩》,中国女性主义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喻红《艳阳天》等。

大大出乎人们意料的是,本次大展主办方谢绝了很多西方收藏家的参展要求;展览上亮相的100余组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囊括了30年来轰动一时的诸多名作,却没有一件来自海外。何炬星表示,30年来,以希克、尤伦斯等几个西方收藏家为代表,确实收藏了一部分中国当代艺术品,其中不乏重要艺术家的作品,但相对于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品来说那只是一部分。如果把中国当代艺术比作一棵完整的大白菜的话,不论是希克、尤伦斯还是萨奇,他们拥有的只是合他们口味的一片叶子,这棵大白菜的根和心还在中国。“国内有更好更核心的作品,没有海外的藏品,对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品全局来说,没影响!”何炬星直言。

2000年以来,中国表现主义代表周春芽《太湖石》,当今美术界最具社会影响力的作品刘小东《三峡大移民》,青春残酷绘画代表人物尹朝阳《石头》以及一批70后、80后的当代艺术新贵的成名作。

不少媒体都认为中国当代艺术是西方价值观的拷贝,我并不认同。中国当代艺术的确是借鉴了西方的艺术语言,但通过回顾30年,我们发现,将近9成当代艺术作品是对中国人、中国社会的思考和情绪表达,描绘的完全是中国土地上发生的一个个情景。当今中国任何一个行业都存在借用西方语言和工具的现象,重要的不在于借鉴什么语言,关键是看它所关注的是什么内容,中国当代艺术关注的是中国的社会环境、社会进步和内心感受,何来对西方的拷贝?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何炬星表示。

在展览上可以看到,虽然有张晓刚等四大天王及其他在国际上驰名的当代艺术家作品,也有写实绘画艺术家的作品。原本人们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大多讨西方人喜欢,也大多收藏在西方藏家手上,而本次大展所有展品没有一件来自海外藏家,这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何炬星表示,尤伦斯、希克等是国际上中国当代艺术的超级大藏家,但中国当代艺术如果是棵大白菜的话,尤伦斯等少量西方藏家收藏的只是两片白菜叶子,真正完整的大白菜仍在中国。

银行的文化担当

目前市场上,这些当代艺术家中的大多数人都已进入了百万元俱乐部,代表作拍卖大多上百万元,不少人甚至已步入千万级阵营,因此,大展展品总估价达数亿元。

其中,周春芽的《藏族新一代》,两年前拍出了627.2万元,业内人士还认为此画的价值被大大低估了;陈丹青的《西藏组画》之《牧羊人》两年前以3584万元拍出,创造了陈丹青油画拍卖最高纪录;2007年,石冲《欣慰中的年轻人》拍出了1131.2万元;岳敏君的
《公主》2007年以200万美元的价格,被一位印尼大藏家拍走;刘小东同一题材、相仿尺寸的《三峡新移民》2006年被俏江南的董事长张兰以2200万元拍得;刘小东的《阳光普照》去年拍得683万元;曾梵志的《协和医院三联画》在伦敦菲利普拍卖会曾以3000余万元成交。

关于民生介入艺术圈后如何收藏的问题,何炬星也澄清了猜疑。他说,民生至今还没有真正展开收藏,但收藏的研究与学术储备业已展开,任何一件艺术品,收藏要看机会,不光是资本,还要有价值判断、收藏的定位等等,这些工作都在做。收藏是民生将来一定要做的,而且是持久长远地做。

自2007年民生1亿元捐助、运营炎黄艺术馆并举办徐悲鸿艺术大展等一系列引起轰动的展览开始,中国民生银行在艺术领域一番作为越来越受到各界瞩目。一家银行、最商业的金融企业为何要如此关注文化艺术?

对此,中国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曾进行过精辟概括:民生银行要建百年老店,必须要有强大的企业精神来支撑,她来源于建设崇高品牌的理想、真挚强烈的社会责任意识和高扬的文化梦想,从这一意义上,关注文化艺术是民生银行的长期规划和制度行为,并且艺术已经成为民生银行建百年老店的庄重品牌,成为民生银行21世纪文化担当的重要表达。

编辑:张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