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一些照片送给了被拍摄的中国人,路过的中国人自愿配合我

渔舟点缀的澳门海域,雕梁画栋的广州民居,身着朝服的清朝官吏以及提锄荷担的贩夫走卒……这些168年前中国广东、澳门的风土人情,也是拍摄者法国人伊捷眼里的中国13日在巴黎塞纳河畔中国文化中心,15张最古老的中国照片讲述中国、中法文化交流以及世界摄影的“前尘影事”。

广州街头民众

揭开这些老照片的前尘往事,还得从1839年法国人尼埃普斯和达盖尔发明摄影术说起。法兰西学院当年8月向世界公布了这一重大发明,并将其命名为“达盖尔法摄影术”,标志着世界摄影技术的正式诞生。5年后的1844年,法国海关官员朱尔·伊捷便带着发明不久的摄影器材,乘船经过数月航行,出差来到广州和澳门。

日记

在广州和澳门,伊捷以建筑和景物为主进行拍摄,也留下了少量的人物照。他有写日记的习惯,还把在中国的经历记载下来,使得这些照片有翔实的文字佐证,图文并茂。这些照片成为迄今所知的有原照、有记录的在中国拍摄的最早照片。这被认为有史以来首次将中国人文景观用摄影技术定格下来的一组照片。

(1844年11月4日)

据活动策划人、巴黎中国文化中心活动部主任吴刚介绍,这批照片都是达盖尔法照片,是直接在银版上拍摄的正像照片。与后来的玻璃版负像再晒印多张正像照片的方法不同,这种照片每次拍摄只有一张,每张照片独一无二,尤显珍贵。根据伊捷的日记,他把一些照片送给了被拍摄的中国人。如今,在中国的同批老照片已难觅踪影。所幸,伊捷把留在自己手里的37张在华拍摄原版照片连同三卷日记,完好地保存下来并流传后世。现在它们成为珍贵文献长期保存在法国摄影博物馆的库房中。

流动摊贩,负责小食品供应,人们从四面八方交错而过,各类叫卖声,用震耳欲聋的器具夹杂着叫卖声,扁担挑在他们肩上,装着大筐的蔬菜、鱼、肉、活牲畜,就像天平一样保持着两边的平衡。

展览上,包括照片、日记、达盖尔法木制摄影器材和显影器材在内的文物被精心摆放在衣橱般的“旅行箱”中展示。这些旅行箱的部分侧面覆盖着放大后的老照片,而朱尔·伊捷名字的首字母“JI”按法国19世纪传统习惯印在箱子上。旅行箱表面有一层红色的保护膜,质感仿佛中国的漆器。敞开的旅行箱在提示伊捷那次中国之行意义的同时,也似乎敞开了摄影者的内心世界。

Pon Tin Quoi一家照

13日出席展览开幕式的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秘书长姜昆对记者说,看了展览,内心深受触动。有幸看到这段不为人知的历史,看到中国一百多年前的生活状态,让今天的人们抚今追昔,感受到中国社会发生的深刻变革,以及法国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

日记 (1844年11月21日)

今年6月,中国文联基金会秘书长姜昆、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主任殷福与法国摄影博物馆馆长朱利·科尔特维尔签署合作意向书,决定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成立10周年庆典之际启动这批照片的巡回展,并由着名书画大师范曾为展览题名“前尘影事”。展览将于今年12月至明年3月间,在北京、浙江丽水和湖北武汉巡展。

我刚在潘仕成家里度过了一天。我带来了达盖尔法照相机,整个房间的人都跑过来,他们都抢着来拍照每个人都在我面前摆姿势,每个人都被我的达盖尔法照相机摄到了,我听到了街上响起的锣声报时,这个艰巨的工作已持续了3个小时

此外,这个展览还作为在巴黎大皇宫进行的巴黎摄影博览会的分展呈现。巴黎摄影博览会是摄影界的国际盛会,每年吸引二三十万摄影专业人士和爱好者前往参观。

中国澳门的妈阁庙正门

日记

(1844年9月18日)

路过的中国人自愿配合我,摆出最佳的姿势。但是拍摄前需要给他们看机器内部毛玻璃上反射出来的影像。然后他们的惊叹声与欢笑声不绝于耳。

姜昆:请回照片,

这张国嘴都磨破了

经过在机场5个半小时的等待,
昨日下午4时多,曲艺表演艺术家姜昆风尘仆仆地从北京乘机赶到武汉美术馆。

开幕式现场,姜昆简短幽默的发言引来满堂笑声:早上起来是武汉的天气不好飞不过去,到我上飞机的时候,北京的天气不好飞不过来。但这些意外都没有动摇我的决心,要到这儿来参加这个会议。为什么呢?因为这很可能是咱们第一次看到这些照片,也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看到。它们实在太珍贵了!

姜昆身兼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秘书长一职,是此次展览的发起人之一。一年多前,得知在法国摄影博物馆珍藏有这样一批珍贵的中国最早老照片,他欣喜万分。

把这些照片请回中国,非常不容易。人都说我是国嘴,我把这张国嘴都磨破了,才把它们请回来。去年底,照片回国巡展前,曾在法国搞过一次预展。姜昆激动地说,我到法国的时候,法国所有的地铁里都贴着预展的广告海报。法国人的目光都在注视着一个红色的中国。此次能在武汉成功举办展览,也让他深深感受到法国埃松省对武汉、对湖北的深厚情感。

开幕式结束后,姜昆步入展厅兴致盎然地为观众讲解。他说:要通过这个展览,让中国的广大观众有机会看看那个时候的历史,看看老祖宗的模样和当时中国人的生活面貌。

广州官员

日记

(1844年11月21日)

他通知我们5名广州高级官员的到来为欣赏这项吸引整个城市的神奇发明每个人都想拍照,我只好同意再去准备新的感光版我许愿给每一个人拍照,终于决定合影,我拍摄了两张,留下来了一张,没有让他们知道当天我拍了10至12张感光版,所以我非常疲惫。

(记者蒋太旭
通讯员郭成)15张藏于法国摄影博物馆的170岁中国最早老照片首次与武汉观众见面了!昨日,《前尘影事于勒埃迪尔:最早的中国影像》经北京、丽水巡展后,在武汉美术馆揭开神秘面纱。

1839年,法国人尼埃普斯和达盖尔发明摄影术。5年后,1844年,于勒埃迪尔作为法国的海关官员带着最时尚的照相机来到中国,在广州和澳门留下了中国最早的影像资料。

在武汉展出的这批展品,包括埃迪尔在中国拍摄的15幅银版原作及其拍摄日记,以及达盖尔银版法木制摄影、显影器材等。因照片原作在银版上直接曝光,每次拍摄仅一张照片,此前,这些摄影资料被法国摄影博物馆一直强制封存。

昨日专程来汉参加开幕式的法国埃松省议会主席杰罗姆戈德杰先生告诉记者,在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的百万幅老照片中,这批中国最早的照片起码排在最杰出的前100张之列。

昨日,记者在展厅看到,照片全部精心摆放于4个如衣橱般的特制旅行箱中,每个摆放着3到4张用玻璃嵌起来的原版照片,每张照片约有明信片大小。拉开照片下方的小抽屉,里面印有埃迪尔日记中与此照片相关的文字。

据中方策展人吴钢先生介绍,这些照片非常娇气,每外展一次,就会折寿5年。即便是很轻微的触摸,也会损坏画质,为了避免与空气接触,照片都用玻璃框密封起来。

除了这15张照片,本次展览还展出了由法国摄影博物馆及阿尔贝肯恩博物馆提供的数十幅其他老照片,以及需用观影镜观看的最早立体老照片。由北京祥升行提供的27件一百多年前的老相机实物,也在另一个展厅同时展出。

本次展览经由法国埃松省议会、法国摄影博物馆、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武汉市人民政府、武汉美术馆等多方努力才促成。去年12月,我市与埃松省签订友好省市合作协议,此次展览也是两地间的一次重要文化交流。据悉,展览至3月24日结束后,这批珍贵文物将被运回法国摄影博物馆继续封存。

法国驻武汉领事馆总领事蓝博,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彭丽敏及副市长秦军等出席了开幕式。

法国海关官员

成中国影像第一记录者

记者蒋太旭 通讯员郭成 实习生孙迪

一个展开的旅行箱上,有一张被复制放大的人物肖像。照片中的洋人满脸络腮胡子,身着中国清代官员的朝服,头戴官帽。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副主任魏军告诉记者:他,就是于勒埃迪尔,这批老照片的作者,这张照片的原件很可能是当时他在中国的自拍像。

于勒埃迪尔1802年生于巴黎,是法国海关官员。1843年至1846年间,他担任中国、印度、大洋洲贸易委员会会长,带着笨重的照相器材飘洋过海,经过一年多航行,抵达中国。在广州、澳门等地拍摄了150多幅照片,其中大多数送给了当地中国人,只将少部分带回法国。

法国摄影博物馆副馆长雷米卡尔加答透露,埃迪尔环游世界拍摄了近千张达盖尔照片,他最早在非洲拍摄的照片已不复存在,亚洲与埃及共有130张,其中80余张为私人收藏,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了37张照片。此次巡展的15张老照片,是1977年该馆用1500法郎从埃迪尔的一位重孙手中购得。

中方策展人、摄影专家吴钢告诉记者,于勒埃迪尔不是拍摄世界上第一张照片的人,却是拍摄第一张中国照片的人,在中国摄影史上更具有代表性意义。

十几分钟才能拍出一张照片

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照相是一件愉快的事,可为什么在这些老照片中,人物的表情不苟言笑,甚至有些古板,好像很受煎熬的样子?昨日,现场不少观众提出这样的疑问。

吴钢介绍,当时的照相机没有快门,摄影曝光时间很长,要十几分钟才能拍出一张照片。这段时间内,被拍者需要一动不动,否则就无法得到清晰的影像。由于拍摄耗时较长,有时还需要特制的器材从后面支撑住被拍者,以保持姿势长时间不动,有时甚至还需要把人绑住。

在当时极其艰难的条件下,埃迪尔不仅拍摄了一批中国官员的肖像照,还成功抓拍了一些日常生活场景,鲜活地记录了当时中国沿海南方城市的市井风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