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有300多部作品来自于梦制造公司的编剧沙龙成员,这场剧本拍卖会的地点设在北京东五环外的一家中型饭店内

图片 1

国庆节前夕,一场在网络吆喝了几个月的中国剧本拍卖会,终于在几次延期后召开了。

初衷 让编剧体现自身价值

说起拍卖,总让人联想到在敞亮的酒店大厅中,精美的拍品在一旁展示,拍卖师口若悬河,买家从容举牌。然而,这场剧本拍卖会的地点设在北京东五环外的一家中型饭店内,一个只能容纳80人的无窗会议室里坐满了买家影视公司代表;而卖家编剧们,只能站在会议室外狭窄的走廊中。

“2013年中国优秀剧本拍卖会”由北京梦制造文化公司主办。这场剧本拍卖会的策划人剑虹从事过编剧、影视投资人工作,从业经历让他发现,剧本是影视剧生产链条中最重要的一环,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环节,特别是在目前的国内影视圈,“编剧在影视制作环节中最为弱势,没有体现出自身的价值。”

参拍的一名编剧抱怨道:没想到场地那么小,都不让我们进场。一名工作人员一边安抚正好大家在外面可以多交流嘛,一边指挥着快,再往里面多搬几把椅子。一阵忙乱后,拍卖会略显仓促地开场了。

剑虹直言,近些年影视产业越来越火爆,编剧群体也日益庞大,很多草根作家、诗人都转行写剧本。然而,只有像邹静之、高满堂这样的少数金牌编剧能获得较高身价,大多数普通编剧生活拮据,尤其是新人编剧,很难有渠道去推介自己的作品。他分析说,目前国内的剧本推介主要靠熟人介绍,导致不少好剧本被埋没。

161部剧本,仅有1个买家

与此同时,很多影视公司都在闹“剧本荒”。“去年国内大约有800部电影、40000多集电视剧制作完成,但电影中十之八九都会亏损,而真正能播出的电视剧则差不多只有四分之一。”剑虹认为,这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剧本质量不好,拖累整部作品。他组织拍卖会,就是想在编剧和影视公司之间搭建桥梁,帮更多的编剧把剧本卖出去。

拍卖会主办方梦制造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剑虹介绍,参拍剧本要符合一定条件:如果是小说改编权,必须是已经出版的畅销书;如果是电影剧本,作者之前要有电影作品;如果是电视剧,应该已经写完了至少一半以上集数。

剧本拍卖会的消息公布后,得到了导演李少红、陈国星、高群书、陆川,编剧邹静之、费明、陈秋平、凡一平等圈内大腕的支持。剑虹透露说,报名参加拍卖会的编剧非常踊跃,目前已征集到1000余部作品,其中有300多部作品来自于梦制造公司的编剧沙龙成员,300多部作品来自于投稿,还有600多部作品由中国编剧协会、中国剧本网推荐。

浏览拍卖图录发现,业余编剧占了绝大多数,161部参拍剧本涵盖了都市、农村、青春、玄幻、历史、恐怖等所有你能想到的类型,还有魔幻爱情喜剧、乡村与县城结合的悲情剧、历史动作片等诸多作者自创的混搭类型。电视剧剧本的起拍价在1万元~3万元每集,电影则是几十万元不等。当然,也有要价高达800万元的电视剧这个题为《猪八戒下凡》的剧本,作者连怎么植入广告都周到地替买家想好了可惜最后也没卖出去。

现实 有人开口要价百万元

剑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原本订了300人的场地,怕来的人少冷清,于是换了这个80人的会议室。从现场来看,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只是,来的人虽多,成交量却是惨淡的。

不过,此次征集到的剧本质量实在参差不齐。“很多都是业余作者的剧本,不太可能投拍,我们只能提一点儿建议。还有一些人对拍卖期待值太高,张口要价一百万元,我们也拒之门外。”剑虹介绍说,目前电视电影的剧本价格一般是五六万元,院线电影剧本价格也就是二三十万元,很少会有身价高达百万元以上的剧本。

拍卖师念着每一部参拍剧本的名字和价格,并问:有人感兴趣吗?回应她的往往是沉默。买家们淡定地喝着茶,玩着手机,心不在焉地翻着手中的图录,和会议室外人头耸动的热闹形成反差。

经过一番筛选,目前能够上拍的剧本大约只有180多部。这其中,有四分之一是虹影、凡一平、李师江等人的小说影视改编权。剑虹透露说,此次报名参拍的一线编剧作品很少,主要是二、三线的编剧参与其中。另外,他也曾邀请过莫言、邹静之等大腕参加拍卖,但这些名家目前都没有推荐自己的作品,而是表示先观望一下。

拍卖中途穿插了一首歌曲版权的拍卖,几个北漂摇滚歌手还来到现场献唱。一名100号先生举牌买下了这首歌曲的版权。直到拍卖会结束,100号先生都是唯一举牌的买家,他一共买下了一首歌曲、一部话剧剧本、两部电视剧剧本和两部小说改编权。他不愿意透露自己所代表的影视公司。

至于剧本拍卖的流程,将参考艺术品拍卖和招标会的流程,也包括展示剧本内容和作者、标出底价、买方竞价等环节。目前,参拍的剧本已经开始在网上展示其大纲和内容,而影视投资方可以在拍卖会举办前一个月看到完整剧本。“乐视影业、万达影视、华策影视都派人来我们这儿看剧本,但这些大公司很挑剔,还没有看中的。”剑虹说。

剑虹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感到意外:有些编剧对自己的期待太高,对拍卖抱着买彩票的心态。我们只是想为没名气的编剧们提供一种新的渠道,并不想、也不能打破原来的游戏规则。

前景 “能卖多少算多少”

写剧本的不一定是编剧

对于此次拍卖会的前景,剑虹坦言并不奢望,“能卖多少算多少。”据了解,此前深圳也曾在2004年举办过影视剧本拍卖会,当时莫言、梁晓声、吕雷、邓刚等作家的作品都参加了拍卖,结果共有11部顺利成交,总拍卖金额达594.5万元。但此类拍卖会雷声大雨点小,之后很久都没有人再举办。

在拍卖会开始之前,记者采访了编剧刘和平,曾撰写《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等电视剧剧本的他对拍卖会预言:不太可能出现竞价的场面。不幸被他言中。刘和平说:剧本拍卖,给供需双方提供了一个新的通道。不过,写剧本的这些人是不是编剧,我心里首先要打个问号。

知名编剧苏健曾接到了拍卖会主办方的邀请,但他考虑再三还是没有参加。在他看来,报名参加拍卖会的剧本数量太多,成了一个大超市,影视公司根本没工夫细看。苏健建议主办方还不如优中选优,挑出几部好剧本来拍卖就行。另外,还有编剧担心,此次拍卖会主办方的权威性不够,促成高价项目的可能性很小,容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认为对影视作品而言,剧本最难:方方面面都要懂,机位、镜头、戏剧结构不是拿起笔、敲着键盘,上来就能写的。现在不会写剧本的人来写剧本,已经成了普遍现象。

此次剧本拍卖会,每一部作品需交800元参拍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编剧说:“他们说这是拍卖行的惯例,但这800元挡住的不是无名编剧,而是一线名家,如邹静之的剧本来参拍本身就是荣誉,你再收他的钱就不可能来。”这位编剧认为,主办方应该先把拍卖会这事做成,而不是前期先想着挣钱。

参拍剧本中,有一部电视剧的作者是一名农村妇女周杏暖,她利用照顾孩子之余,半年写了32集。这次为了参加拍卖会,她交了800元的参拍费,还专程从老家河北饶阳赶到北京。虽然最后没能进到现场,也没把剧本卖出去,她还是坚持不把这个卖出去,不会写下一个。周杏暖说:写小说太麻烦,还要写人物、心理。在网上查了查剧本的格式,挺好写的,就写了。剧本三分之二是我的亲身经历。至于剧本一共有多少字,一集多长,她茫然地摇了摇头。

“这次拍卖的作品中,我预计个别作家的小说改编权可能成交,个别无名编剧的剧本也能卖出几部,但一部卖两三万元,对编剧起不到什么帮助。”苏健坦陈,这个价格对编剧来说是一种羞辱,这种剧本将来很可能投拍了也不会问世。还有编剧担心,可能有人会请“托儿”来买剧本,哄抬价格,以后再开高价卖出去。

豆瓣网上有一个小组中国编剧邪会,管理员韩辰辰解释名字的来由:邪取协的谐音,看上去更戏谑一点。小组目前有8916个组员,而且每天都在增加,各种买剧本、卖剧本的消息在小组中实时更新。韩辰辰说:近年国内影视行业快速发展,让编剧成了一项名利双收的工作。除了每年从各大艺术院校戏剧影视文学专业毕业的学生,还有很多传统的文字工作者,包括作家、编辑,一些理科出身的人也逐渐加入这个行业中。

苏健认为,剧本拍卖活动本身是有意义的,能够为编剧搭建一个桥梁,但还是应该请官方机构出面来操办。对于来自编剧们的质疑,剑虹表示:“这些话有道理。我们把拍卖会当作半公益的事情来做,不可能一下子改变编剧的命运,主要是为推荐剧本、寻找剧本多一条选择的路子。”

韩辰辰认为,编剧行业的门槛不高,稍微有些文字功底的人经过短时间训练就能写出较为完整的剧本,因此也使从业人员鱼龙混杂。这并不全是贬义,很多成功的编剧不是专业出身,但他们丰富的知识体系和生活阅历也是优势。韩辰辰说。

一晚能写上万字的,不是好编剧

韩辰辰的朋友和发财,哲学硕士出身,放弃了原本规划中的教师或公务员道路,成了一名编剧,目前专注于抗战剧。和发财说:编剧的稿酬应该是文字工作者中最多的。如果写得好,是一个值得托付的饭碗。

一集电视剧剧本1万多字,普通编剧的市场价在1万元到3万元,一线编剧可能高达30万元,相当于千字3万元,而作家的稿酬只有千字500元到1000元。相比不久前国家版权局规定,原创作品千字百元的最低稿酬,剧本不可不说是高价。

剑虹介绍,虽然没有明码标价,但编剧行业有一个大致的规范。不走院线的数字电影,总投资几十万元,剧本成本大概占10%;院线电影剧本在10万元~30万元之间,大片另算;有名的电视剧编剧写一集二三十万元,一部戏拿到上千万元,制片方还得排队等。剑虹说,美国有编剧的行业协会,有规则,中国靠圈子。一线编剧纷纷成立工作室,忙不过来,年轻编剧却四处投稿无门。

刘和平形容制片方找编剧约稿,就像裁缝做衣服,做得好有口碑,才有人来定做。而且现在的渠道比以前畅通不少,2011年成立了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剧编剧委员会,每个月都举办沙龙,为制片方和编剧牵线搭桥,不收取任何中介费。刘和平是这个委员会的常务副会长,笑称自己是当义工。

刘和平说:目前国内编剧,即使是最高稿酬,也没有高于国际标准,一般是更低。有些演员一个人拿走一部戏一半的制作费用,这种不靠谱的事在编剧界还没有。而且,认真负责的编剧,对整部戏收益的贡献,远远大于他所拿的稿酬。刘和平曾花5年多时间只写一部电视剧《北平无战事》。他说:一晚上能写上万字的,不是好编剧。编剧是一个苦差事,写得又快又好的,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编剧中心制,还只能想想?

现在对一些顶尖编剧而言,不菲的剧本稿酬已经不是其主要收入,他们拥有影视公司股权,还参与票房分红。剑虹说:经历了导演中心制,现在是制片人中心制,也许将来会出现个别编剧中心制。

不过,从目前情况来看,编剧中心制还只能是梦想。中国编剧邪会小组中有一个帖子写道:全国80%的影视公司都集中在北京。北京的影视公司80%都不靠谱。不靠谱的编剧比不靠谱的公司更多。韩辰辰解释道:这个数字可能是一种情绪化的表达,背后有很多无奈和辛酸。一方面,有的制片方拖欠编剧稿酬,或者要求无休止地修改剧本,甚至骗走了编剧的创意另找人写剧本;另一方面,有的编剧拿了定金却无故拖稿,最后音讯全无。

但在编剧和制片方的较量中,编剧往往处于弱势。韩辰辰透露,现在制片方拖欠编剧稿费非常普遍,有的编剧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制片方的理由就是简单一句话剧本没有达到要求。剧本是否达标,没有官方标准,更多是制片方的主观判断,这对编剧来讲很不公平。演员片酬少可以不演,导演片酬少可以不拍,可编剧的剧本已经写出来了,不给稿酬,你说怎么办?

除了飘忽不定的稿酬,剧本怎么写也不全是编剧说了算。作为抗战剧编剧,和发财对前段时间的热门话题抗战神剧有自己的辩解:很多人指责《永不磨灭的番号》中手榴弹炸飞机的情节,其实,一部剧需要有人写、有人买、有人播,任何一个环节断裂,都不会出现在电视上,单纯把责任推给编剧,极不理性。制片方是你的老板,他要求加入某些情节,也是他们的工作。如果对一个问题僵持不下,很多编剧不会冲动到为了艺术而放弃饭碗。

早在2004年,深圳曾举办过一场影视剧剧本的拍卖会,当时莫言、梁晓声等作家的作品都参与了拍卖,成交金额达594.5万元。此后,这类拍卖会一直雷声大雨点小。

北京的这一场,也只能在100号先生孤独的举牌中匆匆收场。原计划下午两点到6点半的拍卖会,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买家和卖家似乎都没什么可留恋的,原本水泄不通的会议室和走廊迅速清空。也许,好编剧还得慢慢养出来,一场拍卖会真的改变不了太多。

编辑:江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