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李兆麟事件信札档案,特别是以李兆麟将军为主要目标

图片 1

图片 2

李兆麟事件信札档案拍卖综述

李兆麟,辽宁辽阳人,原名李超兰,又名张寿笺。历任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委员、满洲省委军委书记、北满抗联总政治部主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政治部主任、中共北满省委常委、东北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等职。

北京中拍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将于2013年秋拍隆重推出一批反映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东北战场重要历史事件的秘密档案文献上拍。这批档案文献根据其所涉及的事件主题分为
“东北抗日联军信札档案”、“东北民主联军剿匪信札档案”、“辽沈战役情报战线信札档案”、“李兆麟事件信札档案”和“国共两党两军领导人信札档案”
五个大标的以及七个重要的单独标的。以下为“李兆麟事件信札档案”主要内容:

日本投降后,李兆麟将军于1945年8月22日随苏联红军进入哈尔滨市。任中共哈尔滨市市委委员、东北抗联驻哈尔滨办事处代表。滨江省副省长和中苏友好协会会长等职。

在哈尔滨市道里区的松花江畔,座落着着名的兆麟公园,这里每年冬季都会举办冰灯游园会,吸引了众多游客的驻足。不过来到这里的人们除了欣赏美丽的冰灯之外,更多的是为了拜祭和缅怀长眠于此的革命先烈——李兆麟将军墓。兆麟公园即是为纪念抗日民族英雄李兆麟将军而命名,与其紧紧相连的还有一条兆麟街,那是将军牺牲的地方。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为了独占东北,向东北解放区大举进攻。我党政军机构暂时撤离哈尔滨后,哈市中苏友好协会便成为我党团结各界爱国民主人士,对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斗争的重要阵地。

李兆麟将军是解放前中共北满省委主要领导人之一,曾任中共满洲省委军委负责人,珠河反日游击队副队长、哈东支队政委、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政治部主任、总指挥、哈尔滨中苏友好协会会长等职。“918”事变后,在党的领导下,李兆麟戎马驰骋在广袤的东北大地上,率领抗日健儿历尽千险、排除万难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配合我军和苏联红军消灭日本关东军,解放了全东北。新中国成立后他被国家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有勇有谋、无私奉献的抗日民族英雄,却来不及品尝胜利的果实就被可耻的国民党特务阴谋暗杀了,年仅36岁。

在1946年哈市各界青年和知识分子召开代表大会时,李兆麟将军均以中苏友好协会会长身份出席了会议。在会上反复宣传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主张,揭穿蒋介石反动派搞假和平真内战、假民主真独裁的反革命面目,号召各界人民团结起来,为实现独立、民主、自由、富强的新中国而奋斗。李兆麟将军的工作,博得了群众的热烈拥护和赞扬。正是由于中国共产党的威信日益提高,李兆麟将军也就成了反动派打击的目标。特务头子张渤生被苏军逮捕后,国民党反动派认为是兆鳞将军所为,更加怀恨在心。

时间回到1945年,由于苏联的介入,东北结束了长达十四年的抗日战争,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原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总指挥李兆麟将军随苏联红军进入哈尔滨,协同苏军接管地方政权。在此期间,他先后担任苏军管制下的滨江省副省长和中共北满分局委员、哈尔滨市委委员、哈尔滨中苏友好协会会长等职。当时,他是中共在哈尔滨市公开出面的代表,他用合法的身份积极组织发展民主力量,宣传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抗日斗争和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扩大我党的影响,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国民党高层感到李兆麟的存在妨碍他们接收东北,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极欲除之而后快。

国民党军统局滨江组是一伙专搞暗杀活动的组织。李兆麟、马亮、周维斌、张观等同志早就被列为他们暗杀的对象,特别是以李兆麟将军为主要目标。此事开始由滨江组组长张渤生直接领导,张渤生被捕后,由该组织骨干何士英、阎钟章领导并具体执行。

在中拍国际2013年秋拍中即将上拍的“李兆麟事件信札档案”中详细记载了国民党暗杀李兆麟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始末经过。

敌人为暗杀李兆麟将军,曾谋划过几个行动方案,但都没有得逞。特务何土英总结几次失败的教训,提出使用与李兆麟将军能接触的人,把李兆麟引到一定地点再进行动手。他们认为孙格玲最为合适。孙是市政府女职员,中俄混血儿,会讲俄语,早就在工作中与兆麟将军有过接触,而孙格玲也接受了任务。何给孙的第一个指示是伪装进步,在不引人生疑的范围内与李接近。又说:“你的任务就是把李兆麟引到一定的地点。”孙表示愿意执行这个阴谋。

1946年初,国民党军统特务、哈尔滨警察局长余秀豪亲自下令暗杀李兆麟行动,由军统局长春站副站长何士英具体策划、部署和领导,军统局别动队队长阎钟章现场指挥。何士英先是选定能接触李兆麟的人,几经物色,选中孙格玲。孙格玲是滨江组特务刘明晨姐姐的同学,在市政府当职员,经常接触上层人物,且是中苏混血儿,会俄语,在工作中曾与李兆麟有过接触,易打入中苏友好协会。何士英又派阎钟璋找到潜伏在江北松浦警察分局的特务刘希贤负责物色杀手,刘在江北收买了土匪高庆三和孟庆云二人。最后何士英选定了以军统特务孙海镜的房子为杀人现场,也就是哈尔滨道里区水道街9号,此地点离李上班的中苏友好协会近,不过200米,便于李步行前往会面。

为不引起注意,特务们决定使用毒药。当时搞到剧毒药物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士英动用了潜伏在医务界的特务高喜元、阎力为,通过南岗百灵制药厂的杜忠忱购买了500克,研细装入小瓶,特务们唯恐投毒不成,又雇佣了土匪准备用刀行刺。1946年2月何士英派阎钟章收买了土匪高庆三、孟庆云,谈妥事成后每人给20万元赏钱。2月9日,市府礼堂有一个大型集会,与会者拟邀请中苏友好协会会长、苏联军官等多方面人士参加。孙格玲被指派为招待人员。在会上,孙表示了对李兆麟的敬仰,李兆麟将军亦表示说:“有时间到友协去谈谈”。2月中旬孙格玲去友协见到了李兆麟将军,孙讲了她不满意市政府人员们的腐败作风,要求学习,并答应给李兆麟将军做情报工作。走时邀请李兆麟有时间到她家里做客。这个时候特务们暗杀地点尚未选定。所以何士英又指示孙格玲说:“如果李兆麟主动要求去你家时,要想办法拖延,等候我们的布置”。

1946年3月8日至9日,一个由孙格玲以讨论学术问题的谎言相邀,行动队长阎钟璋、杀手高庆三,孟庆云潜伏于杀人现场,军统特务南首善提供毒药,滨江组情报主任刘文升楼下望风,刘希贤等处理尸体和意外的暗杀陷阱秘密布下了。一切准备妥当后,孙格玲于9日下午带领李兆麟步入现场,劝诱李兆麟喝下含有剧毒氰酸钾锂的热茶,在李中毒倒地后,高庆三、孟庆云持刀带枪窜入室内,连刺七刀,李兆麟当即牺牲。

特务们根据孙格玲的活动进展情况,积极寻找谋害地点,开始选定马家沟河沟街10号阎钟章家,因为楼下是警察派出所而被否定。又选在巴拉斯旅馆3楼,孙格玲认为不适当。最后确定在水道街9号特务孙海镜家,因为这个地点与中苏友协距离较近且条件最为合适。

李兆麟被暗害的消息传出后,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于3月16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这一消息,并发表抗议。原东北抗联将领周保中、冯仲云等为失去亲密战友而失声痛哭,联名通电,要求”缉惩凶犯,追究主谋……”
反倒是国民党为了掩盖真相,竟编造谎言,说李将军的死是“因为共产党内部倾轧而成”,继而又说是“桃色事件”等等。中共哈尔滨市委在得李被害的消息后,发动我党在哈市的一切力量全力围捕凶手。经过多方努力,除何士英、孙格玲和余秀豪逃离大陆外,其他案犯皆全部落网,并都受到应有的惩处。

特务们原计划让孙格玲在纪念“三八”妇女节大会上邀请李兆麟到水道街9号去,但因李兆麟有事,密谋的计划未能实现。又约定李兆麟将军于9日去水道街9号,李将军随手在办公室日历牌上写了“9日去约会”5字。

李兆麟案的迅速告破,有力的回击了国民党反动派散布的谣言,维护了李的声誉。解放区广大人民群众对国民党暗杀历经14年枪林弹雨的抗日民族英雄的罪行无比愤慨,各地进步团体和人民群众纷纷举行集会、游行,愤怒声讨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3月24日,哈尔滨市人民为李兆麟举行了隆重的追掉大会和安葬仪式。为纪念这位伟大的抗日民族英雄,大会决定将道里公园改称兆麟公园,将兆麟将军遇难的水道街改名兆麟街,以示纪念。

何士英按特务们原定杀害李兆麟的计划,命阎钟章将特务马建胤、刘希贤、阎力为、高庆三、孟庆云、刘明居、孙海镜等集合于刘文升家,进行活动分工后,命马建胤、刘希贤、阎力为、刘明晨、李中士等在水道街9号附近武装警戒,何与刘文升、阎钟章、高庆三、孟庆云一同来到水道街9号孙家。刘文升负责将毒药放入暖壶里。阎钟章、高庆三、孟庆云藏在厨房。他们计划李兆麟如带警卫员来,先让到小屋以喝茶毒杀,如不成动起手来,则用枪打死。一切布置就绪后,何士英、刘文升即离去,临走时将门倒锁上,一直等到下午,也未见人来。午后何士英接到孙格玲报告说:“李兆麟有事改约在9日下午。”何士英才向特务们宣布“今天算是演习,明日正式行动”。

此批“李兆麟事件信札档案”的主要内容即是中共哈尔滨市委对众多参与暗杀李兆麟事件的涉案人员如阎钟章、刘明晨、马建胤、夏芳庭、刘希贤、南守善、刘文升、张毅民、林再春、肖文哲等的审讯材料,这些材料均清楚地供认了他们各自的身份,在暗杀过程中负责的任务和谋划的种种细节;另外还有暗杀行动图、李兆麟亲笔信札、遗体照片、追悼会现场照片、冯仲云等抗联领导追悼李兆麟照片等;也包含直接诱杀人、女特务孙格玲的照片;国民党特务、哈滨警察局长余秀豪为掩人耳目发布给侦查队的破案手令等有价值的历史原件;其中值得一提的还有中共调查“蒋匪国防部保密局在东北特务组织机构和特务人员概况”一册,里面就包括了部分涉案人员,国民党为求目的不择手段,残害英良的丑恶面目在这些档案的证实下无所遁形!

3月9日上午9时许,阎钟章又将其人员集合起来如前布置,并命人刺杀后要将李兆麟尸体肢解,用马车运离现场。为防止行动时,李兆麟将军的警卫员在室内开枪自卫,邻近国民党驻军听到枪声发生误会,由刘希贤与国民党驻军蔺连长进行联络,告诉蔺连长听到水道街9号楼上枪声勿管。

“李兆麟事件信札档案”是研究、证明这一历史事件最直接的证据,具有无法替代的史料价值。暗杀李兆麟的行动是抗战结束、日本投降以后国民党为占领东北进而一统天下而残害共产党员的第一个,也是最有影响的一次行动。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这批“李兆麟事件信札档案”也是国共两党争夺天下的证物,意义重大。

3月9日,李兆麟将军当天下午l点左右参加市委会,会议开到2点多钟,他乘汽车回中苏友协。汽车行至《哈尔滨日报》社附近出了故障,李兆麟让警卫员李桂林帮助司机修车,自己步行回中苏友协,中途遇见唐景阳的马车,便乘唐的马车回中苏友协。到友协后,他对秘书于凯说:“我到水道街9号去—趟,一会儿就回来,等李桂林回来时,让他去接我。”下午4时左右,李兆麟来到水道街9号,孙格玲给李倒了一杯毒茶,李兆麟饮茶后晕倒。这时阎钟章、高庆三、孟庆云听到孙格玲的信号,便从厨房窜入内室,高庆三用匕首向李兆麟胸部连刺7刀将他刺死。李兆麟惨遭杀害后,特务们心中惊惶,未敢按原计划肢解尸体,匆忙将门倒锁,狼狈逃走。

李兆麟,原名李烈生,别名李超兰,化名张寿篯,汉族,1909年10月1日生于辽宁省辽阳县第二区西小荣官屯。1923年毕业于本乡七年制高级小学校。1924年至1928年失学在家务农。1929年秋参加散发抗日宣传品被捕。1930年下半年在北平门头沟加入共青团。1931年7月转为中共党员,同年11月被派到耿继周部队工作。1932年春先后到辽东义勇军和唐聚五部队工作,同年10月到本溪煤矿和铁矿从事工人工作。1933年5月调到奉天特委士兵运动委员会,同年夏调到哈尔滨,开始担负部分义勇军工作,9月任中共满洲省委军委负责人。1934年4月任珠河游击队副队长,6月任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队代理政治委员,11月任宣传科长。1935年1月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一团团长,3月任二团政治部主任,10月任三军一师政治部主任。1936年1月任东北民众反日联合军总政治部主任,同时调到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任政治部主任。1936年9月任东北抗联总政治部主任。1939年2月任中共北满省委组织部长,5月任东北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1941年11月任东北抗联教导旅政治副旅长。1945年9月15日任滨江省副省长、中共松江地委书记、哈尔滨中苏友好协会会长。1946年3月9日被国民党特务杀害。

3月9日下午4点多钟,李桂林到水道街9号后未接到李兆麟。于凯、李桂林2人又同去水道街9号仍未找到。此时已至夜间,大家均感到事情严重,遂报告了市委和苏军司令部。晚11点,苏军派兵包围了水道街9号并进行搜查,亦没找到李将军。3月10日,在市警察局担任督察的我党干部马亮率领侦缉队员,再次搜查水道街9号住户,在2楼发现了一个不像住人样子的空屋子,马克觉得可疑,便从门旁的窗子进去,发现床下用大衣盖着一具尸体,经辨认是李兆麟将军。当即命人看守现场并检验了尸体。在现场发现一黑皮小日记本,从内容可以断定日记本的主人是滨江组的特务。在屋中的煤堆中发现了刺杀的凶器以及留有氢化物的茶碗碎片等。

图片 3

李兆麟将军被害的消息传出后,各地进步团体和人民群众纷纷举行集会,强烈呼吁国民党当局严惩凶手。3月24日哈市人民为李兆麟将军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和安葬仪式。

国民党军统特务、市警察局长余秀豪在广大群众和驻哈苏军的压力下,不得不答应组织力量捉拿凶手进行破案。但是他们一方面假意指挥侦缉人员抓捕杀害李兆麟的凶手,另一方面则拖延时间掩护特务潜逃。

首先是保护孙格玲。事情发生后,当时风传罪犯中有一个二毛子女人,余秀豪为了应付局面,掩盖罪行,将一名叫顾荣钧的妇女逮捕交给苏军,充当罪犯,结果经苏军审查否定而释放。3月11日,警察局长余秀豪派人把孙格玲叫到警察局谈话,名为审查,实际上是保护过关。与此同时,特务何士英通过刘明晨把孙格玲找到刘文升家,何给了孙一包钱,告诉孙格玲说:“你现在要继续上班,以避疑惑。”孙格玲按照指示,上了几天班即辞职离去,先在市内隐匿一个时期,于1946年7月逃往敌占区。

刺杀兆麟将军的第二天,特务何士英、孙格玲、刘明晨、刘文升都集合在巴拉斯旅馆刘文升家中,何士英派刘文升到警察局向余秀豪报告了事情的经过,余秀豪指示特务们:“要停止活动,潜伏隐藏,如有暴露设法逃跑。如被逮捕要自杀保密”。特务们根据余秀豪的部署,分别潜匿起来。阎钟章藏于道外吕文亮处,于1946年4月逃往长春,何士英和刘文升隐匿在民主饭店张毅民处,在张毅民的掩护下,在铁路上开了证明,刘、何二人以此为掩护,于4月乘火车逃往长春。高喜元、南守善、孙海镜、阎力为、刘明晨等凶犯在哈潜匿一个时期也相继逃往长春、沈阳等地。这些凶犯逃到敌区后,均以有功得到国民党特务机关的提拔、重用。

1946年我东北民主联军进驻哈市后,于5月间逮捕了凶手马建胤、高庆三。全国解放后,又相继逮捕了林再春、阎钟章、刘文升、刘明晨、高喜元、阎力为、南守善、肖文哲、刘希贤、孙海镜、杜忠忱等凶手。除余秀豪、何士英、孙格玲漏网外,其余罪犯分别受到了惩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