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国生说,京剧武戏不光是武

近两年,翁国生逐渐由台前表演转向了幕后创作和团队管理。在排戏之余,培养学生和接班人也是他颇为看重的事业。浙江京剧团在他的带领下,贯彻事业体制,企业化运营的改革方针,打造了南派武戏的独家品牌,叫响了全国。在翁国生眼中,自己一辈子对武生行当的坚守,就是要给后来人做一个表率。他也常常要求学生们以武生坚韧、屹立不倒的精神来要求自己,为了心中的艺术梦想和文化担当,任何困难都理应无所畏惧。

所以高牧坤在《宝莲灯》中放进了许多他对京剧武戏的梦想。灯光、舞美、服饰、舞蹈等等,统统围绕武戏这一重大主题,作出了尽可能完美的陪衬。

13岁那年,翁国生首次登台表演。我的生命自此就像着了魔似地和舞台紧紧联系在一起。翁国生说。然而,他选择的戏曲艺术之路是最为艰苦、最不容易坚持下来的京昆武生行当。早年跟翁国生一起学习武生的同学没过多久大都转行了,只有他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下来。

南派武戏出过响当当的盖叫天,而到了翁国生这一代,南派武戏的荣光已黯淡了许久。

1996年,时任浙江昆剧团业务副团长和武生演员的翁国生由于常年超负荷演出和繁忙的业务工作而体力透支,在一次演出中撞断了鼻骨,伤势严重,后又被检查出患有急性重症肝炎,病得起不来身。医生建议他转行,翁国生很心痛。不能演戏,我还不能导戏吗?翁国生心里暗想。就在那一年,他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

在中国戏曲表演学会荣誉会长胡芝风眼里,《飞虎将军》的大亮点是全剧角色行当整齐,满台生辉。老生赵东海、花衫罗戎征、程派青衣毛懋的表演都很出色,还有毛毅、陈瑞云、刘美晴、黄永等,他们娴熟地运用程式,并吸收和借鉴话剧、影视的现实主义表演,都有不凡的表现,已绽露出表演才华和艺术光彩。

图片 1

正是他们,使并非属于主流区域的浙江京剧,用一种凝聚着浓郁中国文化神韵和精神守望的姿态,回到了观众关注的前台,不断成为人们议论和评说的焦点与热点,而这一切成功的关键,就是创新。

但是,作为一个从小扎根舞台,情系观众的戏曲人,翁国生心有不甘。在学习的日子里,他不断锻炼身体,想尽快恢复状态,重返舞台。不到两年,翁国生就再度出山了。他将戏剧创作理论融入表演,编导演出了一幕幕精彩大戏:1000多场《宝莲灯》、600多场《藏羚羊》、400多场《哪吒》、200多场《俄狄浦斯王》伴随他一路走来的,还有一次次更为严酷的伤痛和挑战。朋友们总说,我身上几乎没有一个好零件。翁国生笑称。2011年,正在中国京剧艺术节上参加演出的翁国生脚跟大筋突然崩断,医生坚决要求他离开舞台。此时,由浙江京剧团创排的剧目《飞虎将军》正处在排演的关键时刻,作为浙京南派武戏三部曲的重头收官之作,如果主演翁国生此时离去,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在这种局面下,翁国生毅然决定坚持把这部戏演下来。在医院手术后不到100天,拄着拐杖的他就回到了舞台指导排练,短短7个月之后,翁国生就重新站到了舞台上。一年后,翁国生付出了无数心血的大戏《飞虎将军》终于精彩登场,连续演出60余场,好评如潮。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这一切,来自于翁国生带领的团队以时代风貌传播京剧艺术。

1996年对于浙江京剧团团长翁国生而言是值得铭记的一年,他凭借独创京剧《飞虎峪》获得了中国戏剧梅花奖。2014年,年近50岁的他再度凭借《飞虎峪》的姊妹升级版《飞虎将军》在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上荣获文华表演奖。

与近年来浙江京剧团创排的许多大戏一样,《飞虎将军》所带给我们的愉悦中,创新,即新意、新颖、新人,可以说是其中最大的亮点。

这出戏,前半场全是武戏,高难度的出手、跌翻,翁国生要一刻不停地打25分钟。而最后一场戏,将军被五马分尸。死前的痛苦,一边要用大量的武打技巧表现,另一边是他整个心理状态的扭曲、变形,我也要非常细腻地表达出来。所以每次演出,翁国生都要一个人关在后台十多分钟,谁都不要打扰我,否则我出不了戏!

然而,对国粹京剧而言,翁国生的不简单在于:他不仅是个好演员、好导演,更是一位南派武戏的传承者。

功夫过硬、招式新颖,是武戏赢得观众的前提,也是浙江京剧团享誉舞台的根源。

南派武戏,再现辉煌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最近在江苏海门颁奖。浙江京剧团新编历史剧《飞虎将军》荣获原创剧目大奖等8个奖项,浙京团长翁国生一人获最佳表演大奖和导演金奖。

一派青春一派阳光

武戏加心理戏,
演员兼导演,是身心的双重考验。浙京人永远都无法忘怀:当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比赛的大幕拉开,望着台下黑压压的1000多位观众,翁国生清了清嗓子,伴随一句高昂的长腔,拖着那条断裂过跟腱的腿,带领着浙京演员激情地飞跃上台,刹那间,全场一片掌声。

《宝莲灯》是翁国生艺术生涯中的一台大戏,也是浙京武戏三部曲的第一部大戏。他请来了老师,著名武生、中国京剧院导演高牧坤担任总导演。高牧坤说,武戏寂寞,前辈已经渐渐少了,但翁国生这位年富力强的学生让他看见了振兴武戏的希望。翁国生对京剧艺术的追求正处于一种恰到好处的最佳状态,表演的温度与火候都刚好用来诠释高牧坤心目中沉香这个人物,他既能表达出剧中人物感情的跌宕,又能展示出京剧武戏的精髓。

随着《宝莲灯》的大放异彩,武生翁国生进入了艺术高峰期。《宝莲灯》获得了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30台入选作品奖、第五届中国京剧艺术节最高奖优秀剧目金奖、浙江省五个一工程奖。新编神话京剧《哪吒》则获得了第六届中国京剧艺术节特别荣誉大奖和优秀剧目参演奖。

飞虎将军一飞冲天

南派武戏薪火相传

好一个飞虎将军,一飞冲天!

比如说理念上的创新,能以一个传统题材中的几个历史人物,来紧紧抓住时代审美的触点,强调人性和生活的复杂性,既有精神层面,又有感情层面;既有自我,又有外延,让整个戏显得有层次、有厚度,以真实性和可信度受到观众认可。在戏剧评论家朱为总看来,浙京在坚持理念创新的同时,又有其表演上的创新,特别是能将武打技艺有机地融入剧情之中,突破了传统戏曲表演中武打技巧只成为展示个人技艺的套路,进而成为表达人物情感的重要手段。古而不陈旧,新而不离本,力图实现京剧武戏与当代观众尤其是青年观众在审美观念和情感取向上的一致性,使之成为浙京武戏三部曲中的最大看点之一。

继《宝莲灯》演出1000场、《哪吒》演出400场之后,浙江京剧团去年年底创排了《飞虎将军》,成为浙江京剧武戏三部曲的压轴之作。翁国生,既是主演,又是导演《飞虎将军》追求的是一种史诗般的舞台呈现。翁国生期望,京剧武戏不光是武,还要文,武戏不光看打,还有格。

在一个非京剧的流行区域,在京剧剧种杰出人才与资源高度集中于京津沪地区的时代背景下,以翁国生为代表的一批浙江年轻京剧人,能够坚持在西子湖畔,高举繁荣京剧的大旗,与时代同行,充满生机与活力,把一个地方京剧团办出一种气质、办出一种精神来,何其难得!

整个舞台演出团队出新大批新人站立在舞台中央,逐渐成为浙京演出的主体。除主演翁国生之外,赵东海、金敏、罗戎征等新人,既有群体性的上佳表现,又有独具个性风格的精彩演绎,整个表演团队所表现出的青春阳光,让人感受到了浙江京剧的整体实力和发展前景。

走进浙江京剧团大院,排练场里,依旧热火朝天,演员们摸打滚爬,汗湿衣衫金秋十月,《飞虎将军》还将力争参加中国第十届艺术节,而要入选并获奖,有个硬性条件,就是新剧必须演满60场。翁国生和他的团队依旧没有休息日,他们又将开启新的巡演征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