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考古发掘的陶埙,疱牺灼土为埙

考古发现的陶埙

   
埙在中国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它多用陶土烧制而成,亦称“陶埙”。《乐书》中记载:“幽王之时,暴辛公善埙”;《世本》中也有“辛公造埙”之论;《拾遗记卷》中记载“疱牺灼土为埙”。这些记录都认为埙是“辛公”或“疱牺”发明的,但是它们缺乏科学的依据。埙是原始先民在长期生产劳动实践中逐步创造出来的乐器,它可能来源于先民狩猎用于投击鸟兽或模仿鸟类鸣叫,诱捕鸟兽的工具“石流星”。由于石头上有自然形成的空腔或洞,当先民们用这样的石头掷向猎物时,空气穿过石上的空腔形成了哨音。有了制陶工艺后,石器工具逐步被陶器代替,石流星逐步发展演变成陶埙。

到目前为止,埙是中国迄今所发现的最早的一种吹奏乐器之一。埙因多用陶土烧制,又称陶埙。近代在西
安半坡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无音孔埙和1音孔埙,浙江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1音孔埙,山西万荣县、甘肃玉门火烧沟等地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2音孔埙和3音孔埙,经考古测定,均为距今6700—7000年前的产物。其中,山西万荣县荆村出土的2音孔埙,能发出e2、b2
、d3三个音。河南辉县琉璃阁殷代墓葬出土的埙,已发展至5个音孔,可吹出完整的七声音阶和部分半音。此外,在河南郑州铭功路、二里冈商代遗址中,也有埙的发现。这些埙均为陶制,有橄榄形、圆形、椭圆形、鱼形、平底卵形多种。后世埙的质料有陶、石、骨、玉、象牙多种,陶制品最常见。

   
近代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的埙有:西安半坡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无音孔埙和一音孔埙;浙江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一音孔埙;山西万荣县出土的二音孔埙和三音孔埙。这些埙只能发出很少的几个音。它们的形状,有的直长如管,有的作椭圆形,有的作扁圆形,经碳同位素十四测定均为距今6700~7000年前的产物。

在周代的乐器八音分类中,埙被列为土类乐器。进入宫廷后,埙常与箎合奏。汉代出现6音孔埙。盛唐时期,乐器品种繁多,性能也比较优越,音域窄、音量小的埙便渐渐不被重视。近代,埙多用于与琴的合奏。

图片 1

埙的形成

 
 甘肃玉门火烧沟文化遗址的平民墓葬中出土的二十多枚彩陶埙,是属于距今四千年左右原始父系氏族社会早期埙的实物。这些彩陶埙均呈鱼形,在鱼嘴处开有吹孔,鱼身上开有三个指孔。河南辉县琉璃阁殷墓出土的大小陶埙和安阳小屯殷墓出土的陶埙,呈平底梨状,这种埙除顶部开有吹孔外,腹壁上的指孔已由火烧沟的三个增加到五个(前三孔后二孔)。它们比火烧沟鱼形埙又多出两个发音孔。

古代《乐书》引用古人樵周的话说:“幽王之时,暴辛公善埙”。
《世本》认为暴辛公作埙。王子年《拾遗记》上说:“庖牺氏易土为埙”。这种认为埙乐器为个人首创的观点,尽管在早期年代历代相传,但总缺乏一些有力的依据。

图片 2

一般的观点认为,埙应当是原始先民们在长期生产劳动实践中逐步创造出来的乐器。早期雏形是狩猎用的石头,由于石头上有自然形成的空腔或洞,当先民们用这样的石头掷向猎物时,空气流穿过石上的空腔,形成了哨音,这种哨音启发了古代先民制作乐器的灵感,早期的埙就是这样产生的。

 
 史书上也有许多关于埙的文字记载。《尔雅》记载:“烧土为之,大者如鹅子,锐上平底,形如称锤,六孔”。《礼图》记载:“大者为雁卵曰雅埙,小者如鹅子曰颂埙。”《乐书》说:“埙之为器,立秋之音也。平底六孔,水之数也。中虚上锐,火之形也。埙以水火相和而后成器,亦以水火和而后成声。故大者声合黄钟大吕,小者声合太簇夹钟,要皆中声之和而已”。

埙的种类

   
在古代,埙的制作材料有石、骨、玉、象牙等多种,但主要还是以陶土为主。周代将乐器分为“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八大类,在“土”类乐器中主要是指埙。汉代出现了六音孔埙,宋代曾有过七音孔的木埙。历史上,七音孔埙一直被沿用,清代乾隆二十四年(公元1759年)刊印的《皇朝礼乐图式》卷八中绘有埙的图样,其形制为:“上锐下平,前四孔,后二孔,顶上一孔,以手捧而吹之”。可见那时人们使用的仍还是春秋时代就已出现的七孔埙。清光绪十四年(公元1888年)吴浔源曾编有《棠湖埙谱》,是迄今仅有的一本埙谱。传统埙的形制为圆形,上尖、削肩、腰粗、平底、内腔空、形似鸭梨,顶端开一吹孔。它曾经是宫廷乐队的重要组成部分,用于合奏或独奏。到了清朝末年,只有宫廷雅乐中还可偶闻埙乐外,几乎已经听不到这种乐器的声音了。到了二十世纪三、四十
年代,在音乐公演中埙乐几绝于耳。

在中国古代宫廷中,埙分为颂埙和雅埙。所谓雅埙,指体积大,在雅乐中应用;所谓颂埙,指体积小,常在雅乐之外的其他宫廷音乐中应用。

 
 20世纪80年代,音乐工作者对埙进行了改进,放大了体积和肩部,扩展了内腔,使音量增大,音孔增加到8至10个。1983年,湖北省歌舞团的赵良山首次用埙在《编钟乐舞》中演奏《哀郢》,乐曲仅仅一分钟,但给人耳目一新的艺术享受,轰动国内乐坛。1984年,杜次文在美国洛杉矶奥运会的开幕式上演奏曲目《楚歌》,这是埙乐首次登上世界舞台。

埙体的外观式样历史流传下来的也很多:唐三彩陶埙,红陶刻花埙,怪兽埙,人面埙,绘龙埙……最原始的埙没有音孔只有吹孔,随着社会的进步和演奏的需求,埙的音孔渐渐增多了。

 
 近年来,埙越来越多的出现在舞台上。一些音乐家开始为埙作曲(如谭盾的《乐队剧场Ⅱ:—埙》)。人们对埙的研究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1997年,张维良出了第一张CD专辑《问天》以后,部分演奏家陆续都推出了埙的独奏专辑。在埙的制作改良方面,某些制作家在古埙的基础上,研制出了多种形制的埙,如葫芦埙、握埙、鸳鸯埙和子母埙等等。这些埙的形制已经不同于传统的埙,但是某些改良为了追求扩充音域,增加了音孔数量,很多时候并不方便演奏,这些改良还需要经过演奏实践进一步证明。目前使用较多的是十孔埙。

按音孔来分,从无音孔到有音孔,从一孔到二孔、三孔、五孔,古代已经有六孔埙,清代宫廷云龙埙即是六孔埙。现代普遍流行八孔埙和九孔埙。

 
 埙的音色幽深、哀婉、空灵。它以土为坯,取天地之灵气,采五音之自然,结构简单而饱含了中华佛、道、儒之精神,已经为越来越多的人所喜欢。

埙的文化意味

我国古书上对埙的文字记载并不多。《尔雅》注:“埙,烧土为之,大如鹅子,锐上平底,形如秤锤,六孔,小者如鸡子。”《旧唐书.音乐志》说:“埙,立秋之音,万物曛黄也,埏土为之……”。《诗经》云:“伯氏吹埙,仲氏吹篪,埙与篪的组合是古人长期实践得出的一种最佳乐器组合形式,由于埙篪合奏柔美而不乏高亢,深沉而不乏明亮,两种乐器一唱一和,互补互益,和谐统一,因此被后人比作兄弟和睦之意。古诗云:“天之诱民,如埙如篪”,说的是上天诱导平民,犹如埙篪一样相和。埙篪之交也象征着中国古代文人的一种高尚、高贵的和纯洁、牢不可破的友谊。

唐代郑希稷在《埙赋》中说:“至哉!埙之自然,以雅不潜,居中不偏,故质厚之德,圣人贵焉”。这就是说,埙所发出的自然而和谐的乐音,能代表典雅高贵的情绪和雍容的气度。所以古代的圣人们是十分器重这种乐器的。埙和埙的演奏,体现着中国传统的儒家礼教文化在中国历史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